【云顶娱乐场】煤炭应急储备机制有望加快推进

为应对蔓延全国多省区的电力紧张形势,1月13日国务院主持召开了“加强煤电油气运保障工作会议”,《第一财经日报》昨天从此次会议有关文件中获悉,为应对特殊时期的“煤荒”,发改委已提出将加快推进煤炭应急储备工作,具体包括将统一规划,有效整合现有资源和设施,加快建立国家煤炭应急储备基地并择机储备,引导、带动和规范地方储备和企业储备。
“我们认为煤炭储备是基于供应链的储备体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主任钱平凡告诉《第一财经日报》。
元旦放假的三天时间,钱平凡辗转于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局、中国煤炭运销协会等多个部门,协调酝酿中的全国煤炭交易中心和煤炭储备体系。
在国家发改委提出推进煤炭应急储备机制之前,各省已经开始独自实施。如煤炭大省山西,早在2008年已着手开展煤炭战略储备体系的研究,并确立了以资源、现货和产能为重点的储备体系。
山西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牵头起草的一份《煤炭战略储备体系研究报告》从资源、现货和产能三方面,对储备进行了阐述。资源储备,即从采矿权收入和资源收益稳定基金中提取一定费用,建立资源勘探技术创新专项资金,储备一批可供建井开采的精查储量,能源吃紧时立即投放一级市场。
而现货储备,是指在煤炭主产地、转运和交易中心,以及负荷中心、交通枢纽城市规划布局国家级资源储备库,承担大区域性的战略储备和调剂功能。
产能储备是指以专项法律或产业政策的形式,要求大型煤炭企业按适当比例进行产能储备,一旦市场出现价格的巨大波动和供应链的异常变动,可确保即时启动和适时调度。
山东也进行了跟进。去年底,山东龙口煤炭储备配送基地投入运营。龙口煤炭储备配送基地由龙口港集团和龙口矿业集团共同投资建设,总投资5.3亿元,一期工程应急储备能力60万吨,运营能力为1000万吨。
“包括湖北、安徽在内的很多省市对于煤炭储备基地都非常有兴趣。”钱平凡说。
目前,煤炭对外依存度高达98%的湖北省,已经计划在省内建设两个煤炭战略储备中心。湖北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电力处副处长易新文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湖北省政府已决定拿出1亿资金在宜昌和武汉各建一个储备中心,以解决煤炭运输瓶颈问题。
国家安监总局煤炭信息研究院院长黄盛初早先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也表示,正在修订中的《煤炭法》将在修订草案中新增10项法律制度,其中首条就是规定建立战略煤炭储备。
不过,河北一家大型电力公司的负责人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提出了自己的忧虑:如果企业主导储备,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供煤紧张完全可以涨价;如果政府主导储备,一旦煤价波动,就意味着政府要给市场埋单。

国家关于煤炭储备基地的具体实施方案尚未出台,地方政府和商业资金已经先行试水。继去年底山东龙口煤炭储备基地建成投产之后,8月31日,由开滦集团、曹妃甸港等企业联合投资的两个煤储配基地同一天在曹妃甸开工建设,预计明年底将陆续投产,届时两个储配煤基地的年运营规模将达到7000万吨。
在从纸面走向现实的过程中,煤炭储备基地已经跳出单纯煤炭储存的范畴,逐渐变成一个集能源战略储备和商业运营于一身的新型经济体。
“既是雨伞又是阳伞” 煤储基地必须商业运营云顶娱乐场
8月31日,开阔的曹妃甸湿地上,一条全封闭式的煤炭配送通道直通港口码头,与之毗邻的正是曹妃甸动力煤储配基地和唐山湾焦煤储配基地的开工现场。唐山湾焦煤储配基地总经理张金忠告诉记者,两个基地的建设,都将集成当今最先进的储配煤技术,最终建成包括铁路来煤、筛分、储煤、配煤、装船、地销、生产集控及调度等的高效运转系统。按照设计方案,两个基地还将具备煤炭应急储备、数字化配煤、煤炭供应链管理的三大功能,不仅可以实现煤炭应急供给,还能通过煤炭产品增值服务获得巨大的商业利润。
“煤炭储备基地要想‘活下去’,必须自身具备营利能力,既是雨伞又是阳伞。”曹妃甸动力煤储配基地的项目科研团队负责人、国家发改委研究中心产业经济部研究室主任钱平凡说。他认为,如果单纯储煤、淡季买旺季卖,无异于常年携带一把雨伞,下雨的时候有用,不下雨的时候就是负担,既不经济也不现实。因为这样的储备基地只在应急情况下对外供应,非紧急状态下不但没有任何作用,而且巨额的储备成本将对储备机构造成沉重负担。据了解,由于具有易燃、易爆、易挥发等特性,煤炭不仅不宜长期储存,而且对土地面积、储存手段的要求都很高,且国外没有成功经验借鉴。钱平凡提出,将数字化配煤与煤炭现货储备结合,采取卖一补一的动态储备模式,不仅可以保证一定数量的煤炭储备、降低储备成本,还可以通过配煤实现煤炭产品增值。
按照钱平凡的设想,煤炭动态储配基地的营利点远不止数字化配煤,随着产业链上下游资源的整合,基地将逐步向集中采购、集中运输、集中配煤、覆盖全产业链的“煤炭沃尔玛”模式迈进。项目股东之一泰德煤网对这一模式的试点已经取得成功。泰德煤网董事长李洪国告诉记者,早在2008年泰德应用该模式进行了700万吨的煤炭运销试点,销售收入超过30亿元,上缴税收1.24亿元,纯利润2亿元。“而曹妃甸和唐山湾两个煤炭储配基地的股东团队覆盖了产、运、销和终端用户等煤炭产业链各个环节的企业,资源能力将远胜于单个的泰德煤网。”钱平凡说。
推手决定“属性” “企业主导+政府推动”是最佳模式
与曹妃甸项目为代表的企业主导、全商业化运作模式不同的,是以山东龙口煤炭储配基地为代表的政府推动模式。
早在曹妃甸项目开工之前,由山东省政府牵线,山东龙煤集团和龙口港共同投资的山东省龙口煤炭储备基地,已经完成初期工程建设,成为国内第一个投产的煤炭储备基地。经过初期建设,目前该基地已经形成了配煤能力达到2000吨/小时的配煤系统,建成了4个5万吨级泊位,基本具备了煤炭应急储备60万吨、年运营配送1000万吨的能力。该基地于去年12月7日完成初期工程并成功进行带载联合试运转,2010年上半年销售煤炭378万吨,实现销售收入27.1亿元,实现利税730.7万元。
由于主导者不同,两种煤炭储备基地的规划原则和运行模式也有所不同。
曹妃甸项目虽然有开滦集团、山西煤炭进出口公司、曹妃甸港等众多国有企业加盟,但它们都以投资入股形式加入,项目建设和运营均将按照纯市场化规则进行。在股东们的眼里,主要营利点在于配煤和供应链平台建设,这也是吸引他们投资的重点。对于尚未出台的国家煤炭储备方案,投资方普遍抱有政策期待。曹妃甸项目的股东代表开滦集团副总经理李敏、泰德煤网董事长李洪国都表示,希望该项目被纳入国家煤炭储备基地规划,一旦参加国家紧急调运,希望得到土地、税收或者其他方面的补偿政策。据了解,曹妃甸动力煤储配基地11家股东计划总投资27.1亿元,前期土地征用手续已经全部完成,1000多亩土地完全按市场价获得。
与曹妃甸的完全市场化不同,由省级政府推动的龙口项目从“落地”之日起,就承担了一定的政府能源保障职能。山东省煤炭工业厅副厅长王立亭介绍,山东省煤炭应急储备的基本模式是省政府有关部门协调电力等主要应急保障重点用户企业,确定应急保障储备数量,督促用户企业与储备基地签订应急储备合同,储备基地按合同规定的数量与供煤时间,组织储备和供应。
除了山东省外,北京、湖北等煤炭需求大的省市也相继出台了煤炭储备基地建设规划,其基本原则和运行模式也与山东省类似,即以提高当地煤炭供应和能源保障能力为目标,政府推动、企业化运作。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政策研究部主任张勇认为,企业主导的煤储基地偏重于企业营利,政府主导建设的煤储基地偏重于应急保障,最佳的煤炭现货储备运营模式,应当是政府引导与企业化运作的有机结合,这样才能实现企业赢利和应急保障功能的最大化。
上、中、下游皆可布点 推动产运需衔接是前提
曹妃甸项目刚刚破土动工,许多煤炭产业下游用户就前来进行业务对接。浙江省能源集团副总经理周永明告诉记者,该集团拥有2000万千瓦的火电装机容量,寻求稳定、优质的动力煤一直是企业梦寐以求的事。他认为:“我国煤炭资源集中在西部、用户主要在东部的特征,决定了运力是制约煤炭稳定供应的主要因素,因此,投资方选择在曹妃甸这样集港口、铁路优势于一身的中转地建设煤炭现货储备基地,相当正确。”
虽然龙口项目也坐拥港口和铁路,但促使山东省政府下大力气推动该项目的动因,是山东省缺煤的境况。按照山东省政府估算,2010年全省共需煤炭3亿多吨,除去调出省外及出口部分,山东约需从省外调入1.9亿吨。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今后山东省的煤炭缺口还将逐年继续扩大。“一到迎峰度夏和节日用电高峰,限电就成了家常便饭,煤炭缺口对山东经济发展的制约越来越大。”
王立亭告诉记者。
2008年,山东省先后批准了烟台市龙口、德州市齐河、潍坊市诸诚、莱芜等四个省级煤炭储备配送基地,规划年总储备配送规模1亿吨,其中,一期年储备配送规模4000万吨,年储备能力300万吨。龙口基地由于得天独厚的港口优势和铁路运输线优势,率先破土动工并成为全省煤炭储备基地的示范项目和重点建设项目。
此外,中转地、需求地纷纷设立了煤炭现货储备,煤炭产业链的上游也有相应动作。
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当地的民营能源企业联创能源投资建设的煤炭储配园区即将于10月投产,联创副董事长温琳对记者说,传统观念认为,运力不足是制约我国煤炭供应的主要原因,由此推断煤炭现货储备实际上是运力储备,其实不尽然。“要想保障煤炭供应平稳,必须保障煤炭产、运、需各个环节的稳定和有效衔接。因此只要有利于推动产运需衔接,在链条的各个环节都可以考虑设置煤炭现货储备基地。”温琳介绍,联创年产2000万吨的自有煤矿以及附近中小煤矿能为联创园区提供稳定的原煤,在建铁路包西线与园区毗邻,目前对接线路已经建成。由于有良好的产地和运力条件,已经有湖北等下游煤炭用户主动上门对接。“现在最大的担心还是运力配额,要是运力没有保障,再好的煤炭也卖不出去。”温琳说。
什么是煤炭现货储备?
广义的煤炭储备包括资源储备、产能储备和现货储备。
煤炭现货储备主要是指储备开采出来的原煤与商品煤,建设煤炭现货储备基地,不仅可以防范因运输不及时而导致的能源危机、避免因天气等特殊情况造成的“煤荒”,同时减少煤炭市场波动而降低煤炭价格大起大落的风险。鲍

为提高在能源紧张状态下的煤炭供应能力,山东省在全国率先探索建设煤炭储备配送体系。今年3月份,作为示范性项目的烟台龙口煤炭储备配送基地已开工建设。
业内人士认为,山东构建省级煤炭战略储备体系,符合国家能源保障战略,符合国家物流业振兴规划,有利于从根本上解决山东经济发展对煤炭资源的长期需求,国家应在用地、运力、资金等方面提供配套政策支持。
以煤炭储备应对未来“煤荒”
2008年迎峰度夏期间,山东省因电煤供应紧张导致多年不遇的“电荒”,这给山东未来能源保障敲响了警钟。
据山东省煤炭工业局副局长王立亭介绍,山东是煤炭消费大省,但省内煤炭开采只能维持20年左右。近年来,山东煤炭产量基本稳定在1.4亿多吨。预计到2010年,全省共需煤炭3亿多吨,除去调出省外及出口部分,山东约需从省外调入1.9亿多万吨,这个数字还会在未来数年中继续增长。日趋增高的对省外煤的依存度,使得山东建设煤炭储备配送基地的需求显得愈加迫切。
作为提高应对能源供应紧张和重大突发事件能力的一项保障性措施,山东去年以来启动了煤炭储备配送基地建设工作。按照初步意见,山东省将按照总体规划、分期建设、分步实施、不断完善的方式,3年至5年内建成4至6个2000万吨级以上的煤炭储备配送基地。这些基地的主要功能是资源补充和能源安全保障,根据迎峰度夏和冬季储煤、用煤高峰等不同时期的耗煤情况,确定不同时期日常最低储备量和应急储备量。日常以企业化运作、市场化经营为主,发挥政府采购的优势,解决省内煤炭资源缺口和煤种调剂的问题;资源紧缺时期用以平抑市场煤价。
近期,山东将以龙口、莱芜、诸城、齐河为第一批项目单位,条件成熟时再考虑日照、菏泽两个煤炭储备配送基地项目。其中,业已开工建设的龙口煤炭储备配送基地示范项目,依托国家规划的龙口港深水码头,和秦皇岛港、锦州港、天津港、黄骅港下水煤炭及德龙铁路运输来煤,以晋北、东北、蒙东以及国际资源为主要来源,主要煤种以气煤、气肥煤等动力煤为主,重点保障胶东半岛地区煤炭需求,辐射华东沿海地区煤炭市场需求。
据龙口煤炭储备配送基地总经理姜武祥介绍,龙口基地经营管理运作由龙口矿业集团与龙口港集团合资成立的山东龙海煤炭配送有限公司负责,规划一期工程为年煤炭配送运营量1000万吨,煤炭加工能力500万吨,煤炭应急保障储备能力60万吨,10月份项目建成后可基本保障胶东半岛50%以上的用煤量,有效配送辐射半径250公里。目前,龙口储备配送基地已与中煤集团、山西焦煤集团、国电山东电力有限公司、鲁能物资公司等上下游企业签署了煤炭供需协议和项目合资合作协议。
省级煤炭储备是国家战略储备基础环节
自去年雨雪冰冻灾害以来,煤炭战略储备已纳入国家能源战略规划,相关方面正着手制订国家煤炭储备基地建设方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钱平凡近日在山东说,高效的现货应急功能是国家煤炭储备体系建设的核心所在,国家不一定拥有煤炭储备体系,但国家必须能够驾驭这一体系,至少在突发事件发生时,能够迅速运用这一体系化解危机。国家煤炭储备体系主要包括国家、区域和地方三级储备网,山东省煤炭储备配送体系是重要的基础环节。
由于前期缺乏借鉴,山东省在开展龙口基地示范性项目建设中主要遇到以下困难和问题:
一是煤炭运力缺乏保障。龙口煤炭储备配送基地总经理姜武祥说,龙口基地今年与伊泰集团签订的200万吨煤炭购销协议,目前仍难以落实煤炭铁路国家重点运力计划,这将直接制约龙口基地今年的实际运营。
二是建设资金尚有缺口。姜武祥说,承建方龙矿集团和龙口港集团可以解决固定资产建设资金,但维持龙口基地运营的流动资金和煤炭储备资金还存在较大缺口。按目前市场价格,煤炭平均价格为500元/吨。应急状况下,按仅保电力和民用重点行业60万吨库存量计算,龙口基地场地库存占用资金为3亿元。尤其是要完成大量冬储和夏储煤的储备任务时,势必会产生包括购煤成本、船运费、港杂费等的储备资金问题,以及煤价下滑造成的差额亏损问题、资金占用亏损和储备期间的合理损耗问题。据负责莱芜煤炭储备基地建设的山东普阳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家文测算,项目一期投资回收期为6.58年。
三是上下游煤炭市场开发尚有一定难度。要维持龙口基地的运营,必须加大煤炭经营力度,单纯依靠承建企业的一己之力有很大难度。尤其是在市场大幅波动变化时,对纯经营者来说最具冲击力,不但减少了交易量,更增大了交易风险。
推进基地建设仍需政策支持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钱平凡、山东省煤炭工业局局长卜昌森认为,煤炭储备配送基地在确保投资人权益的同时,还承担着资源补充和能源安全保障的主要功能。为此,国家应在项目建设资金、储备资金、税费减免、建设用地等方面,明确相关支持配套政策,切实发挥政府主导的作用,以调动大型企业参与基地项目建设的积极性。
一是土地政策。对于国家三级煤炭储备库建设用地,在国家土地政策允许或可调整范围内给予适当的费用减免,并按工业用地计价。
二是资金政策。不同层面的政府部门可以直接投资国家、区域和地方煤炭储备库的建设,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支持煤炭储备库的设备升级与环境保护设施建设,但必须对煤炭储备库的富余库存煤炭提供贴息贷款,对因政府煤炭储备而导致的经济损失给予必要的补贴。从长远可持续发展角度,引入煤炭基地建设基金概念,用于基地后续建设和应急保障时的基地损益补充。
三是税收政策。为了提高国家煤炭储备库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在国家税收政策允许或可调整的范围内,对国家三级煤炭储备库的煤炭供应链管理运营商给予适当的税收减免。在企业运营过程中,从税收和建设用地方面出台支持政策。如减征城镇土地使用税,给予限期免征或减征企业所得税,对海域使用金交地方部分给予免缴,对土地出让金给予免缴等。
四是关键资源的优先配置政策。我国煤炭储备体系建设的动因之一在于煤炭产运需的不均衡性,尤其铁路运力不足。因此,铁路运力既是众多企业实施煤炭供应链管理战略实施的瓶颈所在,也是政府可以调控煤炭产运需格局的关键资源。为了提高国家煤炭储备库的可靠性,政府应对国家三级煤炭储备库优先配置铁路运力等关键资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