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智能牧场落户密云

上千头奶牛排队挤奶,如何在第一时间发现“问题奶牛”,并将不合格奶源截留在输送管道之外?仅仅四五名饲养员,如何在半天时间内为数千头奶牛挤奶?日前,记者来到位于密云县西康各庄村的海华云都生态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奶牛养殖基地,探访这里的智能化养殖。

北京:智能牧场落户密云。日前,记者来到本市主要奶源基地之一的天津农垦集团下属企业??天津嘉立荷牧业现代示范牧场,目睹“星级牛场”打造放心奶的过程。

养牛高科技
富农新天地——衡水市冀州东平奶牛养殖场见闻衡水新闻网-衡水日报记者 胡昕

12月12日,顶着凛冽寒风,记者来到衡水市冀州北漳淮乡北内漳村“东平”奶牛养殖场,站在办公楼楼顶,放眼望去,只见一头头黑白相间、体态均匀、膘肥体壮的荷斯坦奶牛,正在规整的高标准现代化牛舍里反刍。养殖场董事长李东平介绍:“这里的奶牛都享受着星级宾馆的待遇。从奶牛饲料的混合配比、到投料饲喂,再到饮水的保温供应,甚至粪便的清理全部实现了自动化。奶牛在休息的时候,还可轮流享受最先进的自动按摩。”
随后记者来到宽敞明亮的挤奶厅,参观了如何给奶牛挤奶。在完全由电脑控制的挤奶机前,一头奶牛正缓缓走近挤奶机前站稳,机器开始挤奶。奶被挤完后,机器手从奶牛肚子下方转出,开始对吸奶器进行清洗和消毒,同时,机器随即将已经挤完奶的奶牛顶出挤奶的位置,为下一头奶牛腾出空间,整个过程仅用5至8分钟。李东平介绍道,“挤奶机挤出的牛奶通过管道,立即被送到牛奶储存罐中进行消毒和冷却处理,2小时内便可运送到市场。”
转眼到了下午1时,李东平看了看手表对记者说“该喂食了”。“我引进的是目前国内优良品种——中国荷斯坦奶牛,食量很大,每天要吃三顿,一头牛一顿大概要吃五六斤精饲料,为加强食物中各种元素的均衡性,我都是从国外进口苜蓿,一头牛一天的生活费不低于60块钱,这样才能保证一天8吨的产奶量。”他兴致勃勃地向记者传授起了养殖经验,“食料直接影响着奶牛的产奶量,只有草料与饲料配比得当,奶牛才会吃得营养均衡,产奶量才会高。”在养殖场的自动化生产车间,记者又见到几台全自动的青储秸秆粉粹机“分外忙碌”,饲料袋袋秤重、自动整型、自动上盘都不需要人工帮助。“与传统的养殖方式不同,我们采用TMR全混合日粮饲养模式,从收割到粉碎再到喂食,所有程序全部自动化,这样既大量地节约了成本,节约了人力,又提高效率,饲料的营养成分也增高了。”
东平奶牛养殖场从2013年8月开始筹建,9月份开始动工建设,计划投资1亿元,到目前为止投资3900万元,目前有奶牛存栏800头,其中泌乳牛约500头。养殖场建设初期,建筑规划起点非常高,李东平专门请外地大型奶牛场的建筑专家帮助设计牛舍,力求降暑防冻,通风透气,牧场借鉴国内大型奶牛场的建设要求,场内配备了标准式奶牛卧床、牛舍降温设备,确保了泌乳牛的舒适度,实现了粪污资源化的循环利用。一年之间,东平奶牛养殖场在困境中发展壮大起来,一举通过河北省君乐宝集团亚洲婴幼儿奶源基地的审核,成为该集团在冀州的唯一的奶源基地。
养殖场在发展奶牛经济的同时,发挥带动致富作用,村内现已完成土地流转5000亩,建设种植有机饲料和秸秆基地,其中奶牛场直接流转1000亩,用于种植全株玉米。养殖场还通过公司+基地+农户等方式与森鑫农场合作种植全株玉米4000亩,有效地保证了奶牛场的饲草供应。
李东平经常为村内外周边农户开展养殖技术培训,使养牛户随时掌握奶牛养殖新技术、新成果,养殖奶牛已成为附近村庄许多农户的家庭收入支柱,这让当地农民真正尝到了甜头,也带动他们走起了劳动致富之路。

目前,这家养殖场有存栏奶牛2300头,年产牛奶2万吨。随着养殖基地二期、三期的建设,预计到2014年,这家养殖基地的奶牛饲养量将达10000头,成为北京市最大的“智能牧场”。

走进宝坻大钟庄镇的示范牧场,一排排标准化牛舍并排而立,成群的奶牛在悠闲地吃食、散步、听音乐……

“戴这个‘耳钉’可不是为了好看,它是奶牛的身份证明。”李克东介绍,每头奶牛一出生,养殖场就会给它戴上一只专属的电子“耳钉”,里面储存着奶牛的所有身份信息,包括出生时间、谱系、初次产奶时间等。包括每次挤奶的奶质是否合格,也可以通过电子“耳钉”来监测。

“奶牛每天吃的是电脑配制的营养餐,喝的是20℃左右的温水。”饲养员小王说,每个牛棚都安装有两个音箱,每天清晨5点开始循环播放舒缓音乐,主要是平稳奶牛情绪,促进内分泌提高产奶量。牛舍里设有“餐厅”、“卧床”、“运动场”,顶棚上安装淋浴喷头,热天奶牛可以边吃食边淋浴,每天还接受一定时间的“按摩”。

“看见没?转盘入口的上方,挂着一块黑色的板,这是一套信息接收设备,只要奶牛一进转盘,它就能读取奶牛‘耳钉’里的信息。几号牛对应第几号挤奶机,马上就能同步传输到监测后台。”李克东向记者介绍。而在设备为奶牛挤奶的同时,相关的分析数据也会通过挤奶杯上的感应装置传输到后台。

记者在养殖场看到,每头牛的脖子上都戴着一个项圈,耳朵上戴有耳标,这是一个智能识别系统,记录每头奶牛的基本信息,如产奶多少、牛乳成分、体重是否变化、运动量多少等等。“牛乳成分变化反映着牛乳房的健康状况;奶牛一整天都没出来活动可能就是身体不舒服了,这些异常信息就会反馈到电脑处理系统,自动传到牛舍门上的电子控制器,其他的门立刻关上,而通向门诊室的门立刻打开,兽医就在那儿等候生病的奶牛。”饲养员告诉记者。

中午12点,挤奶时间到了。牛舍大门打开,首批80头奶牛沿着特定通道,熟门熟路来到挤奶大厅。隔着参观廊道的玻璃窗,可以清楚地看到大厅中央有一个直径约20米的大转盘,转盘上安装着80套挤奶机,四周各种管道错落有致。设备启动,转盘开始缓缓转动,在饲养员的吆喝下,奶牛们排着队,一个接着一个踏上转盘,每头牛对应转盘上的一套挤奶设备。

牧场技术总监戚建允说,养殖场里目前共养殖有5138头荷斯坦奶牛,该品种奶牛原产地在欧洲。本市引进后经过多年改良繁育,目前已培育出适合本地养殖的顶级高产奶牛,这些奶牛吃得好、过得舒服,产奶量也非常高,一头奶牛年产奶量最高可达12吨,是普通奶牛的两倍。

“可能是有炎症。”李世峰告诉记者,牛奶的导电率是测量奶牛是否健康的一个重要指标,“如果导电率比较高,再加上最近产量波动明显,就是有隐形乳房炎的征兆。这种隐形炎症临床没有症状,看不出来。”

临近中午,正值牧场挤奶时间。通往挤奶厅的通道自动打开,一群奶牛排队来到挤奶厅,开始接受挤奶机自动挤奶。“在挤奶过程中,全程采用密闭无菌操作,产出的牛奶经过管道直接进入储奶罐,然后运输到乳制品厂,整个流程不会接触到空气。在运输过程中,每一辆运奶车都装有高清摄像头和卫星定位系统,对运输车辆实施全程监控,保证奶源安全放心。”嘉立荷牧场场长王穆峰说。

“不信?领你到监控室看看。”见记者神情有些疑惑,李克东带着记者来到养殖场办公室,技术员李世峰正目不转睛盯着电脑屏幕。屏幕上,是一个大的数字表格,每头牛的即时产奶量在不断地变化、刷新。忽然,一组显示为红色的数字,引起了李世峰的注意。“7723号牛好像不太对劲。”点开7723号牛的详细数据信息,系统分析,这次的产奶量比预计减少了20%,奶的导电率达到了6.9。

到达养殖场是上午10点钟光景,距离奶牛中午挤奶还有两个小时。场长李克东先领着记者参观养殖区。高大宽敞的牛舍里,一头头黑白花奶牛正悠闲地嚼着草料,不时发出浑厚的“哞哞”声。记者注意到,几乎每头牛的左耳上都戴着一个银白色、圆环状的“耳钉”,上面还写着一圈数字编号。

奶牛有了炎症,产出的奶自然品质会下降。这套智能挤奶设备可以通过数据监测,第一时间“揪”出“问题奶牛”,同时将它所产的奶在汇入传输管道之前隔离出来。挤奶结束后,通过读取牛的电子“耳钉”,系统会将正常的牛放行至养殖场,而将“病牛”引导至康复区,等待兽医治疗。

据了解,这套智能挤奶设备在北京市范围内还是首次应用,不仅能有效地阻隔问题奶源,同时还能大大提高挤奶效率。“就拿80头牛来说,如果人工来挤得挤半天,现在四五个人七八分钟就能搞定。”李克东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