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养殖“凤凰鸡”,年纯收入达七八十万!

天气愈加寒冷,最近,在平阴县东阿镇东黑山村的南山上,从济南市区来到这里的马瑞莲正准备为养了近一年的野山鸡找下家了,在城里当小老板的她包山近一年,对自己的“农民”生活也颇为享受。
随着音乐奏响,一群群芦花鸡从山顶飞到山下,在山下边,一群毛色艳丽的野山鸡则有些受惊,争相找个角落藏起来。而这群鸡的主人,在山大路科技市场当小老板的80后女青年马瑞莲看着活蹦乱跳的鸡,难掩脸上的兴奋。
“养了小一年了,别看现在这些鸡飞来飞去挺喜人,但要养起来,可真不是件轻松事。”马瑞莲告诉记者,自己在科技市场的生意还做着,“老公也在南方做生意,搞个小农场,一直是自己的一个小梦想,年初,朋友说可以在老家承包一片地,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就干起来了。”
“在市区呆久了,来这里就当是休个假、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再守着这么一群野生野长的鸡,就像一群宠物,心情也格外舒畅。”马瑞莲说,自己的经济情况还不错,能包一片山养点鸡,算是圆了自己一个田园梦,“原本想种菜,但一想,还是养鸡简单点,平时雇个村民帮着打理,自己一周来一两次搭把手,也当放松放松。”
鸡已长了8个多月,一只还没卖,不过马瑞莲家里如今是不愁鸡吃了,偶尔再拿自己家的野鸡蛋和其他种菜的朋友换点放心菜,马瑞莲的“农民”生活过得也是颇为自在,“到年底把现在的鸡卖了,到时候还能小赚一把呢。”

张国华的庄园经济效益逐步显现,老父亲的观念也一步步得到扭转。本报记者黄广华贾凌煜摄这是两个人的返乡故事。
齐鲁晚报记者黄广华贾凌煜万兵实习生熊瑜以前单位刷卡吃饭现在事事自…

图片 1

大棚内的果藤与青菜 大棚旁,廖荣光正在给鸡喂食
将乐火车站位于福建省三明市将乐县境内的古镛镇,是向莆铁路上24个车站之一,其中的一条高铁桥途经古镛镇胜利村。30亩水果、蔬菜为一体的种殖大棚着落在这桥下,这就是将乐县隆翔种养殖场。
廖荣光,一位1968年出生的普通农民,与水果打交道十几年,在一次偶然的朋友聚会中,毅然决定自己建设大棚,生产、销售有机蔬菜与水果。
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普普通通 小小创新
走进大棚,满眼的绿色尽收眼底。一排排整齐的石柱上挂着刚冒出不久的绿枝,一位大姐正在石柱下帮绿油油的油麦菜清除杂草,每两个石柱间挂着一个黑色的喷头,喷头上留下些小水滴,估计是刚喷灌完。
走近大姐得知,她姓肖,是农村搬迁至县城,农村的地没办法回去种了,现在都在这里帮忙。肖大姐说:这些喷头早上刚停,喷头打开的时候挺漂亮的,比我们家里种菜方便多了。
廖从市场赶回来,忙将手在身上擦拭,小跑过来与我握手:不好意思,刚装了一车菜到市场,来迟了。
他指着石柱说:当时,把棚搭好,技术师傅帮我种上了青提和红提,普普通通的大棚也就架好了,但我总感觉这么大的棚只种水果太可惜了,刚开始也想种草莓,但没那技术,咨询农业部门的技术人员后,做了一个小小的创新种上了青菜。现在喷头一开,挂着的水果和地上冒出的青菜都能喝到水,一举两得。
简简单单 用心做事
我这估计要今年6月中旬水果才能开始采摘,从去年算起来,现在雇的临时工就近1200多人次,处理杂草和施肥都用人工,虽然成本有所提高,但质量就有所保证。廖总继续与我往大棚内走去。
往里走,绿色渐少,农村鸡舍的味道渐浓,我轻捂鼻子。廖总感觉到了我的举动,忙说:这里的菜是刚种下去的,旁边全放了鸡粪,隔壁村有一朋友养了很多鸡,一段时间就会把鸡粪送到我这,用鸡粪作肥料土更肥,菜长得好。
与廖总同姓的廖师傅负责大棚青菜的采摘与运输,每天一大早就会带着员工将新鲜的各类蔬菜送往市场,而廖总的妻子就在农贸市场接货。廖总在市场有两个摊位,一个卖水果,一个卖青菜,由于是自产自销,生意更是红火。
平平凡凡 心有梦想
提子的采摘旺期要在种植后的3年,棚内的青、红提要到今年6月中旬才会有所收获,预计有3-4万斤的提子。待明年果藤长粗后,就能结更多的果实,预计能达到10万多斤。
廖很有信心地站立在棚内:目前大棚已经投资了近80万元,这还要感谢县农业部门的资金帮扶和镇政府的支持。我相信,只要努力一定能把这事干好。
水果大棚的右边还有大片空地,他指这空地说:这片地有70多亩,我将这块地分为3个等级,也想试着沟通能不能租来扩大规模,一等田做水果大棚,二等田做鱼塘和泥鳅孵化池,不仅能养鱼,还能养田螺和泥鳅,三等田用来种金桔,金桔林下可以养鸡,这也只是我的梦想,不知能不能实现啦。
草堆里的三个青壳鸡蛋
走在大棚外围,突见一群品种不一的鸡在这觅食,羽翼丰满,有些在水池边、有些在草堆里,有些在屋檐上,走进草堆竟然发现三枚刚生下的鸡蛋,而且是青壳鸡蛋。
廖荣光说:这里有近500只鸡,反正也是闲着,又有这么好的空地,就养点,每天还能收300枚左右的鸡蛋,只是捡鸡蛋还要到处找,我刚准备给它们找个窝。
走出大棚,抬头看见动车从桥上经过,现代化的交通与现代农业的咫尺距离尽收眼底,一眼望去的春耕之美与新型农民企业家的完美结合,让这座美丽的深呼吸小城更加添色。

图片 2

近几年,随着农业的发展,很多人选择回农村搞农业,很多人依靠家乡的地理环境优势,搞起了大规模的养殖,比如下面这一位,他养殖这样的鸡,一斤卖几十元。

张国华的庄园经济效益逐步显现,老父亲的观念也一步步得到扭转。本报记者黄广华贾凌煜摄

图片 3

这是两个人的返乡故事。

鸡对于大家来说是最普遍的一种家禽动物了,是人们餐桌上经常吃的一种,一般市场也就十几块一斤,但有一种鸡很多人都没吃过,人们都叫它“凤凰”,一斤可卖到五十元,比农村山里的野鸡都贵,农民靠养“它”一年收入几十万!

齐鲁晚报记者黄广华贾凌煜万兵实习生熊瑜

普通的鸡养殖已经落后了,市场竞争大利润越来越少,来自江西农民张达奎就养殖了市场很少的这种“凤凰”鸡。又称做三鸡,三鸡被誉为“野味之王”、“动物人参”,也叫雉鸡,因外形极为漂亮,其特性为:外形美观、肉质鲜美,已被公以为极品山珍野味,所以称之为“凤凰”。

以前单位刷卡吃饭现在事事自己张罗

因为野鸡很难抓到,在农村捕获一只野鸡就是价值两三百,正是由于这样,所以很多人开端人工养殖野山鸡,野山鸡不只仅是肉质好,而且还有着药用价值,野山鸡有治病作用,能补气、祛痰止喘、清肺止咳、祉中益肾及补脑、提神之成效。

老父亲上次见到张国华,已经有段日子了。5月6日下午3点,张国华从青岛回来,没回家,而是径直去了山下小木屋。匆匆吃完从镇上买来的水饺,他就为第二天接着出去学习做准备。

图片 4

“都说行万里路,我只今年就过这个数了。”张国华是五康轩现代农林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2015年初,他和四个小伙伴一起创立了这家公司。包下2
0 0 0
亩山地,取名“郭里庄园”,以林业为主,辅以经济农作物,至今已投入四五百万,预计2018年会有收益。

为这类山鸡会飞,所以养殖的农户就想了个办法,他们拉起了天网,防止它们飞走,每天喂养的是我们人所吃的粗粮玉米,由于农民长大哥精心饲养,管理到位,棚舍今年1月份可卖出2000只山鸡,这种山鸡跟也山鸡吃起来没什么区别,一只鸡均重4斤,按照目前市场价格每斤卖50-80元不等,一只鸡就价值近两三百元,农民养殖了近5000只,预计纯收入可达到七八十万元以上,不愧被人们称为“凤凰”。

由于前期投入大,张国华压力也大,忙起来一天只睡4个多小时。春节过后,他又不停蹄地去上海、贵州、深圳、北京、新疆等地,拜访专家,对接业务。

这一切都是张国华自找的。1980年出生的他,2001年从山东政法学院大学毕业后留校当了6年辅导员,2007年,他折腾着去考了任城监狱的狱警,一干8年。去年他又不安分了,2015年初,他被单位派往北京参加培训,其间到一位大姐承包的山里游玩。2万多亩的地界,没有食堂,没有店,自己种菜吃,完全自给自足。只住了两天,他就感叹,“这就是我要的生活啊!”

回到家,张国华找四个小伙伴一商量,包下了郭里镇的这个山头。说干就干,他连公务员也辞了。离开单位的日子,原本规律的生活突然一团糟。“以前都是单位刷卡吃饭,现在蛋要自己煎,面条要自己下。”张国华说,在单位到点领工资,什么事都靠组织,现在自己成了别人的“组织”,得想着给员工发工资,刚离开体制的头几个月,还真有点儿难适应。

种毛豆赔了40万元全国各地去取经

扔掉“铁饭碗”返乡创业,家里老人也极力反对,而更大的挫折还在后头。

2015年7月,庄园里的毛豆熟了。张国华原以为能挣100万,够年底各项开支。然而,毛豆的最佳采摘期只有三天,任务重时间紧,却一时招不来采摘工人。开的人工费一直涨,幸亏镇里安排各个村大喇叭广播,才凑齐人手。那几天,张国华在地里一待一天,晒得皮脱了好几层,饶是如此辛苦,最后一盘算,还赔了40万元。

事后,几个合伙人反思,有管理问题,有天气原因,还有重要一点,五人中有四个都是城里长大的孩子,脚上没沾过泥。“那段时间,整个人都不好了,感觉没了活路。”张国华回忆,当时不愿意出门,一度抑郁了。最后他接受妻子建议,出去学习。从北往南,从东到西,拜访了无数专家,参加了无数培训,对行业有了新的认识,也摸索出不少招。

于是,做果树认养、草鞋农耕、国学夏令营、星星诵诗会,举办青少年植树活动,成立济宁市青少年绿色联盟……经过一年多努力,公司有了起色,生态效益、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在郭里庄园逐步显现。

5月6日,张国华的父亲第一次来郭里庄园。要知道,儿子辞职没和父亲商量,老父亲一想到自己双腿还没从泥地里拔出来,儿子竟然主动踏入,气得一直不愿来庄园。“以前是大学老师,后来考上公务员,是一名警察,这
20 地是祖坟上冒青烟的事啊。”老父亲说,儿子辞职去种地那是不务正业。

都一年了,这次来到庄园,老父亲左瞧瞧、右看看,终于明白,这和自己的种地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而张国华也一直在思考,“农民种地为啥收入少?他们认为粮食就是粮食,没有意识到这是产品,只是卖作物,我们把粮食变成产品,把产品变成品牌,就如一瓶水,价格从几元到几百元都有。”他说,自己要做的就是把农民做不好的做好,把农业形成品牌,这需要年轻人加入进来,他能预见,未来会有更多年轻人回到农村。

别人闲看朋友圈农场里只顾喂鸡养

在离邹城近200公里的平阴县东阿镇东黑山村,原本是城里小老板的马瑞莲也不甘于仅仅喂鸡养羊。

从山东师范大学毕业后,马瑞莲先是在济南一所专科院校当了一年老师。“恰逢山东一家知名it公司招聘,我又去应聘做了店面销售,经过四个半月的努力做到了中层管理。”马瑞莲说,干满两年后,自己又成立了公司,从事笔记本的贴膜和配件销售,三年时间,公司也做得有声有色。

但一件小事让她再次改变人生轨迹。“2008年毒奶粉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后来各种食品安全问题频出,让我有了去山间田野租地种粮、栽树种菜的打算。”马瑞莲说,那时她刚做妈妈不久,为了让女儿吃上放心菜,她决定“下乡”去。回到农村后,马瑞莲不但没有不适应,反而更有家的感觉。“整个人的心情很放松,没有城里生活的压抑和恐惧感。”

在黑山村的南山上,她放养了5000多只鸡,还引进了波尔山羊。别人一睁开眼就刷朋友圈,而她一睁眼满是鸡、羊、菜。“一早先喂鸡,这一顿是配比好的粮食。喂完鸡后吃早饭,然后上午整理菜园、人工锄草,还要上山放羊。中午这顿,鸡要补充维生素,得喂点菜叶子。下午三点以后,上山转一遍看看各种果树的情况。”马瑞莲用“充实”形容每天的生活。

事务很琐碎,马瑞莲全部自己干。她会留意鸡舍的温度和湿度,还会观察粪便及周边环境等情况,以保证鸡的“生活质量”。菜地也一样,农场目前有2000多亩地,“春夏秋要根据季节不同,安排农作物种植。”她最近在忙着种大豆等经济作物,从2月底一直到6月份,她要不停地根据地域、季节轮作。

新农民观念更新生态农业带动当地人

在农村待久了,马瑞莲甚至不想再回城里,但她毕竟与村民不同,她还在用行动影响着当地的村民。

“虽然在农场负责的同事是本村人,资金也都到位了,但一开始很多村民因为观念问题,坚决不同意承包土地,后来经过村委和各方努力,我们用自己竞标得来的土地跟村民交换才得以顺利奠基。”马瑞莲说,农场这几年一步一步才获得村民的支持。

今年春节后,她又顺利承包了八百余亩山地,跟之前的千余亩连成了一片。农场规模有了,马瑞莲想打造完整的生态农业。不久前,她用三个月在山上的荒地种了两千余棵新品核桃树,剩下的地块还种了樱、石榴、苹果、莱阳等。“希望将山东各地有特色的水果都汇聚到一起,让客人们来咱农场就能吃遍山东。”马瑞莲说。

未来三年,马瑞莲计划把附近家中具备散养条件的农村妇女都联合起来,成立芦花鸡养殖合作社,带动村民共同致富。在此基础上,村里再建立屠宰工厂和冷库,做深加工,并成立会员之家服务中心,让消费者全程监督养殖、种植过程,同时健全网络销售体系。

马瑞莲说,目前公司已经注册了五谷杂粮品牌,以签约和统一种植模式,要求附近村民进行五谷杂粮山果的种植,很快,公司越来越多的健康有机食材就要进入城里人的餐桌。

相关文章